臧天识

温瑞安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金陵群侠贺寿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:温挽飞

       在十二月的南京,应该是最冷的时候,而我们自成一派神州子弟正带着温暖浩浩荡荡的进入这秀丽然闹的“天下文枢”。
        还记得上次爸爸带我去南京的时候,那次是两年前,也是十二月,但是那次难以忘怀的聚会、旅行、应酬、会面还是历历在目。我们去过栖霞山、去过瞻园、去过中山陵、去过秦淮河、去过南信、南审…………美妙的记忆在心中不断的回荡…………听过观众们如雷响般大声的鼓掌、看过观众一排排手电(因为灯光不够亮)形成的“光墙”、看过热闹繁华的街道、听过一位位温派人员的精彩言论、听过爸爸一次次的悉心教导………如今,我们带着憧憬又来到了南京。
        12月28日,我们终于来到了南京。南京,简称“宁”,古称金陵、建康,是江苏省会、副省级市、南京都市圈核心城市,是国家重要的科教中心,自古以来就是一座崇文重教的城市,有“东南第一学”的美誉,明清时期中国一半以上的状元均出自南京江南贡院。这次来也是充满了期待、开心的。
        31日,我们去了鸡鸣寺,虽然鸡鸣寺非常多人,但却不失它的特色、灵验,爸爸说过:“无论外面多么吵闹,只要你心是静的,外面就是静的。”爸爸亲自扶着受伤的哥哥拾级而上,伟大的父爱像一张泡泡纸,紧紧包着子女,让他们安全,不会受到外界的伤害。看到这些画面实在是令人感动,将要生日的爸爸不怕摔伤的危险辛苦帮助哥哥…………父母对我们多么的好,多么的伟大!我们虔诚的拜了神明,爸爸也一直告诉我们关于佛教的介绍,可惜去完鸡鸣寺后没能观赏到美丽的玄武湖,看到秀丽的美景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晚上爸爸还朗诵了爸爸仅仅十八岁就写出的散文诗集《龙哭千里》中的《八阵图》,一开始只看了一遍,心中也是毛骨悚然,被困在爸爸写这篇散文诗的心情中。爸爸告诉过我们:“如果你的文章中的情感是悲伤的,读者就悲伤;如果你的文章中的情感是喜庆的,读者就喜庆,也就是说你想读者悲,读者即悲;你想读者喜,读者即喜,那你的文章就成功一半了。”爸爸八岁以上的散文、诗、散文诗、古诗、辞、歌、赋、小说、反小说小说、现代武侠小说等十一种不同的类别的小说就都能达到这种境界了。仅仅只看了一遍就己经非常为爸爸对仅仅几个场景中所悟、所得、所获、所想感到震撼、惊讶,爸爸的一生都是神奇、不平凡的。爸爸仅仅七岁就己经写出第一本连环图(漫画)武侠小说《三只驴子》;十岁前就己经编撰出许多作品;二十二岁就己经创建出绿州社;之后又应运而生的发展出十指联心会(十大分社);后继社团也有天狼星诗社、神州社;全力弘扬中华文化…………而我们身为神州子弟却不珍惜自己的幸福,不珍惜我们在中国母亲怀抱中的时光。爸爸说:“我每一次读每一首诗都等于让这首诗重新活了一次。”爸爸读诗每一次都是不同的读法,在爸爸开始读诗的那一刹瞬间,这首诗己经活了。爸爸在我们沉浸在文章中的情感时,爸爸突然说:“我把这首散文诗《八阵图》读一遍吧。”我低落的情感一下子烟消云散,于是爸爸伴随着我们热烈的掌声开始了念诗。爸爸念的抑扬顿挫、精彩绝伦、朗朗上口,听的我们赞叹不己,全神贯注的听着爸爸的诗,特别是爸爸念到《死前一刹那》时候,我的心被恐惧的巨网包裹的实实的:
        单调的鼓声
        是我的心跳
        在长方形的黑暗中
        没有人知道
        没有人知
        没有人
        没有
        没
        。
        人是多么的渺小,只是地球的一颗尘埃,而又有多少的银河系,银河系之外的宇宙,宇宙之外面的宇宙…………多么的可怕!爸爸散文诗,令我想到了死亡:“我们活着的一天,有多少时候是去为那些逝者而缅怀而追念呢?多少名将会忆起岳武穆的雄风?多少名士会追念苏东坡的豪情?就像我们这群专研文学的,有多少时候,会默默地为那给世界思潮巨大影响的学人柏拉图、阿里斯多德等低首追迴过?更休说那些成就不及这些伟人的冤魂了。一将功成,枯朽的岂仅是万骨而已?一次改革,熬白了多少人的青发!但那些人呢?枯了,朽了,随风而逝了,他们曾经活过,曾为自己想过,也为别人想过,但而今呢?偶尔想起他们的,又有何许后人呢?甚至他们已被淡忘了,他们的名字己随历史的蹄尘而湮远了-最残忍的是:他们已化为泥尘,不管被忆或被忘,都与他们无关了,死去便是什么都没有,包括追念和回忆。或许如今我们正踩在他们的头顶上,在他们在冷湿的黄土中,亘古以来所发生的事,己与他们无关:他们已什么都不知道!他们连什么都不是了!覆盖在他们顶上的,是如此美丽而古典的星空,但他们知道吗?他们知道吗?…………”我甚至陷入疯狂的恐惧中!爸爸读完八阵图之后,我迟迟没反应过来,太可怕了!
        冰消雪融,温不畏寒,希望温派能继续壮大!

(温大评点温挽飞聚会文)

        温挽飞是谁,我想在这儿的朋友,也算是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的了,他刚屆11岁,我么子,不常上课(因常随爸出去学习、见识,他自己是很用功念书的,而且是小学四年就主动去替初中生朋友做工课作业)常考得蛮高分,甚至跳级依然成绩斐然,而且,还纯真、可爱,调皮活泼,活跃好玩,文章写的好,书看的多,身体很棒,能演讲,演技超好,还很会扮酷。
        连这篇聚会文,才11岁的孩子,也亏他能写的出来,而且是迅速写出来,并且不只呈上一篇(有的人,七老八十了,工作职位高蹟高薪,却时常还赖着聚会文不交[汗])。你看他在文章里所引述的人名、作品、历史、地理、诗、词、散文、论著的遍地开花、无孔不入,你就当然了解和明暸,为何我对这位小儿子“无敌小灰灰”,每次提到他,总是“老怀畅甚”,笑呵呵,很乐乎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常在网上调笑一些人老是号称是温派子弟,其实是温门过客,根本不懂多少温书,甚至读一两本温书就来个“视死如归”的状态。我曾写下这一段微信: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那些口口声声原效死力,犬马之劳,有事叫我,大哥号令,一定赶到”,其实喊到喉咙都沙哑了,别说帮手,连字也不打一张,一旦有事,就你死你事,有福同享,有难你当,重色轻友,寡情薄倖,义薄云吞,尽是享得一夜情,胜沟十年女之辈,为朋友两肋插刀,在所必辞之士,总是来来往往成过客,吃喝玩乐之后不见踪。
        没事,我社社歌有句:
        “莫怪原形毕露粉墨登场,
        可泣可歌人世炎凉……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我喜欢这世态炎凉。我姓温,雪冷思温,温不畏寒”
        ------这是我上周四发群里的微信。
        这也是我告诉我小儿子的一番话:要像老爸一样快乐,宽恕与情怀不老,但不要像老爸一样,常常纵容或重用这种猪的队友哦(  ̄▽ ̄)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温瑞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02040545

评论

热度(71)

  1. linchan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前裂在线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northbaylg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臧天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